第二十一章 预考

2021年4月20日 更新

相力树上的木台周围,沸腾喧哗声不断,除了一院外的所有学员,都是在啧啧称叹。
谁都没想到这个结果。
原本刚开始都以为今日这场比试,只不过一院侵占二院那五片金叶的理由而已,可谁知道,一院的三位六印境,竟然被李洛一个人全部的掀翻在地。
这可真是一场难得的好戏。
关键最重要的是,这之中还掺杂着许多的戏剧性效果,比如李洛当初从一院被降到二院,其理由就是李洛天生空相,潜力有限…
可眼下李洛这突然间出现的相性以及实力,恐怕一院那位林风导师的心中会是相当的复杂吧?
而诸多学员在惊叹间,也不免再度审视场中的李洛,难道这位曾经跌落下去的风云人物,又是要开始崛起了吗?可是现在…会不会稍微晚了点啊?
喧哗声不断,一院那边则是相对而言要安静许多,诸多学员面面相觑,同样是神色复杂。
蒂法晴怔怔的望着李洛的身影,片刻后方才有些不可思议的道:“他不是天生空相吗?怎么会突然出现了相性?”
宋云峰面无表情,对于这个问题,他同样是无法回答。
“后天之相虽然极为罕见,但也不是没有,一些特殊的天材地宝,也能够让人诞生后天之相,只是极为稀有,咱们大夏国数百年都难得一见,不过李洛父母是两位人杰,未必没有本事弄到。”一旁的吕清儿说道。
金龙宝行接触之物极其广阔,而吕清儿的二伯又是南风城金龙宝行的会长,所以耳熟目染下,也知晓许多常人不知道的事。
“有这种天材地宝,他为何要等到现在才用?”蒂法晴道。
“可能是需要一些特殊的条件吧,具体如何,我也不知晓。”吕清儿浅笑道。
蒂法晴沉默了一下,最终道:“这家伙,还真是要咸鱼翻身了?”
语气中有些复杂,她所在的蒂法家,与洛岚府自然是有些利益争夺,但比起宋家要小许多,她与李洛间也没什么特殊的恩怨,只是唯一让她不满意的是李洛与姜青娥的婚约。
“哪有那么容易。”
宋云峰淡淡的道:“李洛的相,应该是一道水相,从刚才和贝锟的战斗中,其实能够大致的猜出品阶,大概是在五六品之间,这种等级的相性,虽然还不错,但远远算不得优秀。”
“而他的相力等级,是五印层次…你觉得一个五六品相的五印境,真的很稀罕吗?”
蒂法晴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如果是这个配置的话,在一院中甚至进不了前十,即便李洛在相术的修行上天赋卓越,但想要达到曾经那种耀眼程度,依旧很难。
当然最重要的是,距离学府大考已经不足一个月了…李洛难道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中追上来?
对此蒂法晴只能说不可能。
想到此处,蒂法晴内心中似乎是悄然的松了一口气,一时间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究竟是不是乐意见到李洛的再次崛起。
吕清儿没有参与两人的说话,她那美目停留在李洛的身上。
你终于解决空相的问题了么…那么在最后的这些时间中,你真的能够追上来吗?
当众多学员沸腾的时候,在那高台上,一众南风学府的高层则是有些安静。
就连徐山岳自己,都是有点错愕于眼下的结果。
而至于那林风,则是从头到尾没有再说过一句话,面无表情的样子跟个木桩一样。
其他的导师只是偶尔间目光会扫过林风一眼,目光中带着一丝笑意。
最终,还是老院长拍了拍手,笑道:“不愧是那两位的儿子啊,这算不算是大器晚成?”
林风淡淡的道:“院长,您可能用错了词,五印境的实力以及看似五六品的水相,不论从什么角度来说,都算不上是什么大器。”
老院长摇摇头,他当然知晓林风此时或许是有些气不顺,当即笑道:“你这人,就是太过的傲气,你迟早要在这上面吃亏。”
林风不置可否,然后看向徐山岳,道:“这一次我一院技不如人,十片金叶会如数给予,这些小子自己没本事,守不住,那就让他们付出点代价也好。”
徐山岳嘲笑道:“我还以为你会说让李洛再回去一院呢。”
林风闻言,晒然一笑,道:“你想多了,正如我先前所说,他算不上什么大器,我一院也并不缺这么一个正常的学员,而眼下他更应该想的,是能不能在最后这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中追上来,然后达到圣玄星学府的录取资格吧。”
的确,虽说李洛突然出现的水相让他有些措手不及,但如果要说什么可惜,他还真没这个感觉。
毕竟这个水相来得太晚了,现在的李洛,才只是五印境的相力等级,再加上那水相也不见得就有多高阶,所以在林风看来,李洛只是从那泥潭中稍微的挣扎出了半个身子而已,至于想要再度屹立巅峰,真当他一院那些优秀学员是摆设吗?
而且最重要的是,学府大考即将到来,李洛已经没有多少的时间去追赶了,如果错过这一次,就错过了圣玄星学府的年龄要求,这样的话他林风还需要理会李洛未来会有什么成就吗?
失去了进入圣玄星学府的机会,这只会是李洛难以弥补的损失,这一点,可不会因为他是洛岚府少府主就会有什么改变。
心中想着这些,林风的神态就变得更为的随意了。
而此时老院长冲着场中的李洛招了招手,后者见状,思量了一下,就沿着木台上了看台处。
“院长好。”李洛笑着招呼。
老院长笑眯眯的注视着李洛,道:“你空相的问题解决了?”
李洛点点头,道:“嗯,是一道五品水相。”
五品水相落入耳中,那林风就忍不住的微微一笑,道:“李洛,这水相品阶算是中等,不过多努力一些,未来还是能有成就的。”
“这就不劳林风导师多虑了,相性品阶固然能影响修炼相力,但这世间,未必就没有五品相封侯称王者。”李洛道。
林风玩味道:“五品相,封侯称王?真是小孩子心性,连这都会信吗?”
老院长摆了摆手,制止了林风的话语,而是对着李洛道:“你有这份信心那是最好,不过距离学府大考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了,你如果想要追上来,恐怕需要更多的努力。”
李洛点点头:“知道了。”
老院长再度叮嘱了几句,就放李洛离开,同时趁着人多,他对着全场宣布:“距离学府大考还剩下不到一个月了,所以两周后,学府内将会开启预考,另外圣玄星学府今年的基础指标也下来了,唔,需要相力等级不低于七印境。”
此言一出,顿时引起哀鸿遍野,不少学员满脸的沮丧,不低于七印境,那对于他们而言可是极高的门槛。
唯有一院一些顶尖的学员,面带淡淡笑意。
作为大夏最为顶尖的学府,甚至在周边诸国中都算是翘楚的存在,圣玄星学府当然不可能是人人都能进去的。
“不低于七印境…”
李洛咂了咂嘴,对此倒也并不感到意外,眼下的他只是五印境,距此还有两个阶段,看来接下来这半个月时间,真的是要疯狂修炼了。
而七印只是基础指标,到时候必然还会有一番争夺,所以李洛如果想要保险一些的话,他感觉恐怕需要将自身这“水光相”再做一些提升。
只是,五品相到六品间的差距,可不是一星半点,李洛估算了一下,真这么搞的话,他感觉洛岚府在天蜀郡的收入,会被他一个人吞得干干净净。
在李洛沉吟间,场中的学员在哀嚎中已是渐渐的散去,旋即他突然察觉到有人走到了身边。
李洛偏过头,便是见到吕清儿神色淡淡的望着他。
“恭喜少府主。”她说道。
李洛一见到她,条件反射般的就想要躲开,但脚步刚动,又尴尬的停了下来。
“你好啊你好。”李洛打着最敷衍的招呼。
“不躲了?”吕清儿道。
“真没躲。”李洛尴尬的道。
吕清儿不置可否,道:“李洛,我很感谢你当初指点我相术,不过我觉得你这些年不应该那么幼稚的躲着我,因为我并没有抢占你的位置,而且你也应该明白,这位置不是谁让的,而是需要用实力来夺取。”
“李洛,我现在是南风学府第一人,如果你想要取回这个位置,那就来打败我,以前因为顾忌你那敏感的心情,所以这些话不好说,但现在你解决了空相的问题,如果你还是个男人,就应该把你失去的那些都夺回去。”
李洛苦笑着点点头:“那,那我尽量吧。”
吕清儿一笑,然后李洛就见到她眼眸之中有冰冷微恼之意流淌出来。
“我等着你…另外我告诉你,你这些年的行为让我对你的欣赏减弱了许多,所以如果有机会的话…”
她说到此处,却是断了下来,只是那冷冽的眼神,已是表明了一切。
话音落下,她直接转身而去。
李洛望着她的背影,也是只能无奈的摇摇头,似乎这次,把这吕清儿给得罪了啊,果然越漂亮的女人越小心眼!
而在感叹间,他突然察觉到一道让人如芒在背的目光停留在他的身上,于是转过头去。
他就见到在不远处的木台上,一道人影眼神冰冷的将他盯着,那眼神之中,充斥着一种警告之意。
那是一院如今的第二人,宋云峰。
两人的目光交触了一下,宋云峰眼神充满着锋利与攻击性,旋即他轻蔑的摇了摇头,嘴唇开合间,有无声之言传来。
“李洛,不要找事,离吕清儿远一点。”
他相信李洛应该知道他这唇语的意思,因为他觉得这是基本操作。
可不远处的李洛则是皱着眉头,自语道:“这傻子在干什么啊,要说话就直接喊出来啊,嘴皮子动来动去的,跟偷吃粮食的老鼠一样,鬼知道你在讲个什么啊。”
因为无法分辨对方究竟在干啥,于是李洛最终摇了摇头,懒得再理会这货,转身直接离去了。
而木台上的宋云峰盯着李洛离去的身影,双目虚眯了一下,眼神阴翳。
竟然如此的忽视我吗?太嚣张了。
李洛先前的眼神,让他想起了当初李洛在南风学府最为风光的时候,那时候的李洛,光芒万丈。
可是…
宋云峰手掌忍不住的握紧木杆,捏出了道道裂痕。
你在装个什么呢…你还真以为,一个五品相,就能让你重回以前吗?

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