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府内议事

2021年4月14日 更新

裴昊的声音在客厅中传开,直接是引得气氛瞬间凝固了下来,谁都没想到,这个以往对李洛颇为和善的人,眼下竟是能够说出如此恶毒的话来。
虽说现在的李洛面色的确是惨白,气色不太好,但…也不至于诅咒人没几年可活吧?
裴昊下手的三位阁主,面色略微有些尴尬,不过却没有说什么,只是目光闪烁的盯着地面,犹如脚下地板的花纹格外的吸引人一般。
另外六位阁主,倒是面有怒意。
“砰!”
一声响亮的声音陡然响起,众人一惊,目光看去,便是见到姜青娥玉手拍在桌面上,精致的容颜上,布满寒霜。
不过,还不待姜青娥出声,那裴昊连忙拍了拍嘴,笑道:“对不住对不住,我这嘴,真是太口无遮拦了。”
“还望小洛不要怪罪。”
李洛目光盯着裴昊,他仔仔细细的将后者打量了一下,旋即笑了笑,虽然这几年他也见惯了人前人后的嘴脸,可那些人毕竟是府外之人,而这裴昊,若是说他的爹娘对他有救命,再造之恩,那是绝对不为过的。
没有李太玄,澹台岚的话,裴昊恐怕早就被仇家打断了四肢,丢在了臭水沟中等死,哪还能有今日的风光?
然而,眼下这裴昊所显露的,显然并没有对他爹娘的一丝感激,反而怨恨颇深。
这让得李洛有些感叹,他这爹娘,英明那么多年,还是看错了一次啊。
“裴昊掌事这只是本性流露而已,有什么好怪罪的,而且说实在的,现在我就算是怪罪,又能怎么样呢?所以这种废话,也就不必说了。”李洛摇摇头,然后在那空着的首座上坐了下来。
裴昊面带笑意,他随意的转动着手指上的一枚扳指,倒并没有因为李洛那言语间蕴含的讽刺之意而显露怒气,因为根本没必要,正如李洛所说,就算他想怪罪,那又能怎么样呢?
如今的洛岚府,不是以前了。
没有了那两座大山压着,这洛岚府内,他裴昊,并不惧任何人了。
一个没有什么前途的少府主,不过就是一个傀儡罢了,如果不是还有姜青娥在的话,他裴昊恐怕早就彻底掌控了洛岚府。
“既然少府主到了,那议事也可以开始了吧?”裴昊目光转向姜青娥。
姜青娥面无表情,淡淡的道:“那你就先说说,由你所管辖的三阁中,今年为何一枚天量金都未曾上缴给府库吧。”
裴昊轻叹一声,道:“我那三阁,今年情况极为不好,之前小师妹应该也听过,三阁库房突然被烧,我怀疑是那些觊觎洛岚府的势力捣鬼,也彻查了一番,但却还未曾有结果,所以今年暂时是没有供钱上缴的。”
李洛只是安静的听着,虽然他知晓裴昊的理由滑稽得可笑,但他却没有再继续插话,因为他明白,现在的他在洛岚府中的并没有多重的话语权,所谓的少府主,在府内各方人物看来,或许也只是一个摆着的吉祥物罢了。
既然如此,自然没必要开口自讨没趣。
姜青娥深深的看了裴昊一眼,道:“裴昊,这就是你的理由吗?”
裴昊微微一笑,道:“小师妹既然要理由,那我也只能随便给你找一个了,有些事情,何必要问得明白呢?”
“也罢…既然都已经说到了这一步,那我也和小师妹,少府主都交代一下吧…那三府不仅今年不会再上缴供金,从今往后,也不会再上缴了。”裴昊声音虽轻,可落在客厅众人耳中,却无疑是宛如惊雷。
姜青娥浑身散发出来的冷气,犹如是将空气都要凝滞起来,她声音冰寒的道:“看来你是要打算自立门户了?”
裴昊笑了笑,道:“我可舍不得离开洛岚府…只是如今洛岚府中毕竟没有真正的府主,这些供金交上去也不知道落在了谁的手中,与其如此,还不如等以后有真正令人信服的府主出现了,那我再上交也不迟。”
客厅内气氛压抑,另外六位府主也是面色有些难看,如果真让得裴昊这么做了,那么洛岚府恐怕将会成为其他四大府口中的笑柄。
因为裴昊此举,已经算是拥兵自重,意图分裂洛岚府了。
“裴昊,你这是想要搞垮洛岚府吗?洛岚府倒了,你以为你能得到多少的好处?”右侧的一名中年男子沉声说道,此人名为雷彰,正是支持姜青娥的一位阁主。
裴昊摇摇头:“我说过,我不想让洛岚府倒。”
他似是沉默了数息,然后目光转向了一言不发的李洛,笑道:“其实要我守规矩,从今往后将供金如实上缴也不是不可以…当然前提是,希望少府主能答应我一个条件。”
客厅内众人皆是一惊,显然没料到裴昊突然将话题扯到了李洛的身上。
李洛从眼观鼻,鼻观心的状态中退了出来,盯着裴昊,似有些好奇的道:“我也想知道,裴昊掌事能有什么条件?”
裴昊视线从李洛的身上,投向了姜青娥,望着后者精致冷冽的容颜以及窈窕的身姿,他的眼眸深处,掠过一丝炽热贪婪之意。
“我希望少府主能够解除与小师妹的婚约。”
这话一出,客厅内的气氛顿时降至冰点。
李洛虽然未曾勃然大怒,但面色倒是变得面无表情了起来,虽说他之前也和姜青娥讨论了退还婚约的事,甚至还与她为此达成了一个约定。
但是…婚约那是他与姜青娥之间的事情,他们两人可以随意的以此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
而这裴昊,又算个什么东西?
“轰!”
就在李洛心中森寒之意在涌动时,突然有一股强横的能量波动直接于客厅之中爆发。
那股能量,璀璨如光明,光明横扫,遮蔽了客厅的所有光线。
再然后,李洛就隐约的见到,那坐于一旁的姜青娥的身影,宛如一抹惊鸿般暴射而出。
直指裴昊所在。
突如其来的攻击,也是让得裴昊眼神一凝,下一瞬,有锋锐金光于他体内爆发。
他右耳垂上挂着的剑形耳坠迅速脱落而下,迎风暴涨间,便是化为一柄金色长剑。
长剑之上,锋利的金光相力奔涌,吞吐不定,宛如无数金虹一般。
铛!
金铁碰撞之声响起,狂暴的能量冲击波爆发,顿时将客厅内的桌椅尽数的震得粉碎。
九位阁主连忙出手,将那能量余波化解,然后定睛看着场中。
只见得那里,两道人影对峙,剑锋相对,正是姜青娥与裴昊。
姜青娥手持一柄重剑,剑身之上流淌着璀璨的光,那光极为的夺目,光是注视间,就让人眼目刺痛。
而且那股精纯的神圣,灼热之感,也令得他们心头一惊。
好霸道的光明相力!
姜青娥对面,裴昊手持金色长剑,那从他体内涌出来的金色相力,则是显得异常锋锐与凌厉。
那是金相之力。
双剑碰撞,相力对冲,引得地板都是在渐渐的龟裂。
裴昊则是双目微眯的笑道:“九品光明相,果真是名不虚传,小师妹明明只是地煞将初期,然而这相力之雄浑霸道,竟是并不逊色于我这地煞将后期多少。”
“你这金相,应该是已升至七品了吧?看来往日没少私吞洛岚府的供金。”姜青娥冷声道。
以前裴昊的金相是六品,可此次交手,姜青娥也察觉到对方的金相之力变得更为的凌厉了,而六品金相想要晋升到七品,其间所需要的灵水奇光可不是小数目。
裴昊不置可否,下一刻,他与姜青娥几乎是同时将体内相力陡然爆发,剑尖狠狠的硬碰了一记。
铛!
金铁声裹挟着能量冲击,两人的身影皆是退后了数步。
“裴昊,你放肆!”此时那雷彰等几位阁主也是立即出现在姜青娥身后,面色铁青的喝道。
不过也有三位阁主出现在了裴昊身后,面露戒备。
在客厅之外,这里的动静传出,也是引得老宅中发生了一些混乱,有两波人马如潮水般的自各处冲了出来,然后对峙。
“小师妹,你这是打算让整个大夏国都知道洛岚府发生内乱吗?”裴昊淡笑道。
姜青娥脸色冰冷,美目中杀意流转:“裴昊,如果你不想死的话,先前那种话,还是吞回肚子里面去吧,我们的事,你没资格插嘴。”
裴昊沉默了数息,皱眉道:“小师妹,你何必如此,那份婚约对于你而言,恐怕才是一个累赘负担吧?我知道你对师父师娘感恩,但并没有必要就要委身于李洛,他…真的不配。”
“狼心狗肺的人,当然不懂感恩为何物。”姜青娥淡淡的道。
裴昊摇摇头,然后目光转向了李洛,道:“李洛,你其实挺聪明的,所以我想你应该知道,什么叫做怀璧其罪,洛岚府对你而言,是美壁,小师妹这等天之骄子,对你而言,更是不可触及之物。”
“相信我,如果你想要以小师妹对师父师娘的感恩来禁锢她,那最后只会为你带来一场灾难。”
李洛平静的道:“那依你的意思,是这洛岚府与青娥姐,我都得放弃了?”
“如果你足够聪明的话,就应该如此。”裴昊点点头,有些悲悯的道:“我这也是为了你好,如果没有本事,那就要收敛贪婪,这样还有可能做一个富贵闲人。”
李洛笑了笑,道:“裴昊,你就真的不担心万一哪一天,我爹娘突然又回来了吗?”
裴昊的瞳孔微微一缩,其身后的三位阁主,也是面色有些变幻。
最终,裴昊轻轻摇头,道:“李洛,你就不要抱着这种可悲而幼稚的期望了,从我得来的消息来看,师父师娘,怕是回不来了。”
他看着李洛,面露同情的叹了一口气。
“所以…你最大的靠山,没有了。”
“现在的你,跟当年的我,又有什么区别?不…现在的你,未必就比得上那个时候的我…”
“毕竟那时我虽然没有背景,穷途末路,但最起码,我还有一些潜力。”
“而你…什么都没有了。”

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