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新的开始

2021年4月13日 更新

哐!哐!
将李洛从黑暗中惊醒的,是那一阵阵的拍门声,他沉重的眼皮竭尽全力的缓缓睁开,印入眼帘的是那熟悉的房间布景。
“这是…怎么了?”
他喃喃自语,然后他就发现自己的声音虚弱到吓人,那气若游丝般的模样,犹如风中残烛的老人一般。
李洛挣扎着想要从地上爬起来,但尝试了半天,却是发现手脚一点力气都没有。
最终他只能躺在地上缓了半晌,这才有了力气踉跄的站起身来,然后一屁股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少府主,你还好吗?”而此时,房间外传来了一道女子声音,听声音,似乎是姜青娥的那位助手,蔡薇。
李洛咳嗽了一声,回道:“起得晚了,怎么了?”
“是青娥让我来通知你,洛岚府九阁阁主都已到了,还请你准备一下。”蔡薇熟女那酥柔的声音传来。
“好的。”李洛看了一眼窗户缝隙外,此时天光已大亮,显然他是在地上躺了一夜。
听到李洛应下,门外的蔡薇虽然有些奇怪他声音的虚弱,但还是退走了。
李洛目光转向昨夜摆放水晶球的位置,却是惊愕的发现那黑色水晶球早已没了踪迹,只是有着一堆黑色的灰烬残留。
显然,黑色水晶球中的自毁装置启动,将一切都给抹除了。
李洛看向一侧的镜子,其中倒映着他的面庞,他只是看了一眼,便是面色忍不住的一变。
因为那镜子中的人,面色苍白得可怕,那种感觉,仿佛是体内的血液都被尽数的抽离了一般。
而且变化最大的,是他的头发…原本一头的黑发,此时直接是变成了灰白之色,显然是因为精血损失太多所导致。
李洛呆呆的望着镜子中一头白发的少年,好半晌后,方才吐了一口气:“竟然…变得更帅了。”
苦中作乐一番,李洛又是苦笑道:“果然,融合了那后天之相,自身储备了十七年的精血,都被消耗了大半…”
这种精血损失过度的情况,让得他感觉到了极度的虚弱,走几步都有种晕眩的感觉。
而且除此之外,他还感觉到身躯有着一种难以形容的莫名空虚感,那种空虚,并非是心境的空虚,而是…寿命的缺失。
李洛抿了抿没有血色的嘴唇,从现在开始,他就只剩下五年的寿命了吗?
真是让人…感到紧迫啊。
李洛吐了一口气,却是闭上眼目,然后开始感应体内。
他的感知,直接是沉入到了体内的相宫所在,在那以前,三座相宫皆是空空如也,可现在,在那第一座相宫内,却是绽放出了蔚蓝色的光彩,一股滋润柔和的力量,在不断的自那相宫中散发出来,同时侵润着枯竭的体内。
李洛的心神凝视着那座蔚蓝色的相宫,这一刻,饶是他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依旧是忍不住的心潮澎湃。
果然,后天之相融合成功了。
从今天开始,他的空相问题,就彻底的解决了!
而且,这曾经给他带来诸多麻烦的空相,也将会显露出独属于它的特殊与神妙!
李洛睁开眼睛,他能够感觉到周围游离的天地能量,其中有两种能量在自动的对着他靠拢而来。
那是水与光明的能量。
以后,他就能够吸收这两种能量,继而将它们转化为属于他的真正相力。
不过前提是还得修炼能量引导术,但这都不是什么事,洛岚府好歹基业颇大,其中收藏的引导术并不少。
李洛想着,便是缓缓的站起身来,然后 进行了一番洗漱,还换了一身整洁的衣衫。
换好后,他对着镜子打量了一下,然后里面那虽然面容憔悴,头发灰白,但依旧难掩俊朗好看的五官的少年便是露出灿烂的笑容。
“李洛,新的生活欢迎你。”

南风城的这座的老宅,往日一直都是颇为的冷清,可今日气氛却罕见的有些凝重,老宅四周,布满着重重岗哨,护卫。
在老宅的大厅中,气氛更是沉凝,让人喘不过气来。
宽敞的大厅,座分两侧,而在正中有两座,一座空着,而另外一处则是端坐着姜青娥,她平静神色中带着许些冷冽。
她金色的眸子淡然的盯着大厅内,眸光偶尔会掠过左侧那排,那里有四道人影,皆是散发着强横的能量波动。
特别是左侧为首者。
那是一名看上去约莫二十七八的青年男子,他的模样其实算不得多出众,双目微微内陷,鼻翼有些狭长,右耳垂处,挂着一枚剑型的耳坠,隐隐有寒光流露。
他面庞上时刻都带着温和的笑容,倒是让人容易生出好感。
然而熟悉对方的姜青娥却明白,眼前的人,可不是什么善茬,她执掌洛岚府以来,正是此人对她造成了诸多的掣肘。
此人正是李太玄与澹台岚所收的记名弟子,如今洛岚府内的权势人物…裴昊。
而在其下侧的三道人影,则是被他所拉拢的三位阁主。
在他们这一排的对面,还坐着洛岚府另外的六位阁主,这六位阁主中,有四位是支持姜青娥的,还有两位则是保持着中立,并未偏向任何一方。
而光从这一点上面,就能够看出如今的洛岚府之中,究竟是何等的混乱…
失去了李太玄与澹台岚这两位顶梁柱,底蕴尚浅的洛岚府,的确是风雨飘摇。
沉凝的大厅中,安静持续了许久,唯有着众人品茶时发出的细微声音。
知道某一刻,左侧之首的裴昊,突然将茶杯不轻不重的放在了桌上,那清脆的声音在客厅中响起,顿时引得气氛一滞。
裴昊抬起头,目光投向姜青娥,微笑道:“小师妹,大家伙来这里等半天了,少府主怎么还不出来?”
“虽说他是少府主,但大家一直都是在为了洛岚府而打拼,要知道当初连师父师娘在的时候,这种场合都会准时出现的,这也表明了他们二老对我们这些人的看重啊。”
他的声音说出来,场中九位阁主有人神色不动,有人则是眉头微皱,也有人低声自语。
姜青娥神色冷淡的道:“以前师父师娘在时,怎么没见你这么没耐性?”
裴昊双目微眯,笑着看了姜青娥一眼,道:“小师妹,人,终归是要往前看的。”
他顿了顿,望着众人,道:“既然少府主迟迟未曾露面,我建议大家也就不必再等了,直接开始议事吧,毕竟…”
裴昊似是有些无奈的笑了笑,道:“少府主的情况,大家也都知道,今日所议之事,其实他不在场也更好一些,所以就让他清静一些吧。”
客厅内,众人神色各异,除了姜青娥,一时倒是无人说话。
“既然大家没异议,那就直接开始吧。”裴昊见状一笑,挥了挥手,直接就要决定下来。
姜青娥神色一冷,刚欲说话,一道笑声便是突然的自客厅的珠帘后响起。
“几年不见,裴昊师兄比起以前,当真是变得霸气了不少,我爹娘如果知道师兄如今这么有出息的话,想必也会欣慰的吧?”
随着笑声响起,客厅的珠帘也是被掀起,然后一名身躯修长,模样俊朗的少年,面带笑意的走了出来。
而当客厅内众人突然间见到那张面庞时,他们身体竟是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然后一时间条件反射般的站了起来。
因为那张面庞,与他们心中敬畏的那两人,格外的相似。
甚至于连那裴昊,面庞上挂着的笑意都是在此时微微的僵硬了一瞬,他身子似是不受控制的微曲了一下,不过就在他也要惯性般的站起的霎那,他心中陡然清明了许多。
因为眼前的人,可不是那两位了…
这只是一个空相的废人而已。
于是,他伸出手掌,突然拍在了旁边桌子上的茶杯上面,一声清脆声音响起,整个茶杯都被他拍成了粉末。
这声音响起,也是让得在场九位阁主惊了惊,然后他们也是猛然间回过神来。
接着,他们的面庞上都是浮现出一些尴尬之色,而那裴昊旁边的三位阁主,更是立刻坐了回去。
而另外一排的六位阁主,则是犹豫了一下后,对着走出来的李洛抱拳行礼。
“见过少府主。”
他们此时再定神看着李洛,方才发现虽然他与李太玄,澹台岚有些相似,但终归没有那种令人敬畏的气势,显得要稚嫩青涩太多。
先前那种错觉只是一晃眼间,有点没能回过神而已。
而且最让得他们感到诧异的是,李洛那一头灰白发丝。
甚至连姜青娥,都是眸光中带着一些惊疑的在李洛头上停了停,这家伙明明昨天都还好好的…
李洛对着这六位阁主点头示意,然后目光转向了那坐在椅子上动也不动的裴昊,笑道:“几年不见裴昊师兄,当真是与以往判若两人啊。”
在场的九位阁主目光闪了闪,倒是听出了李洛话语间的蕴含之意。
在以前那些年,李太玄与澹台岚尚在的时候,每一次裴昊见到李洛时,可都是笑容温和得犹如大哥哥一般,甚至还会费尽心思的给他带上诸多的礼物。
只是,恐怕那时候,就连李太玄与澹台岚都未曾想到,这个对他们毕恭毕敬的弟子,当他们在失踪多年后,便是会显露出这般本性来吧。
裴昊面带许些的笑意,他抬头注视着李洛,道:“许久不见,小洛真是长大了许多啊。”
他言语忽然的顿了顿,皱眉认真的道:“只是为何脸色如此的惨白,头发也白了,看上去…倒是跟没几年要活了一样?”

上一篇:
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