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四章 异类的情报

2021年9月10日 更新

    翌日,李洛,姜青娥在将洛岚府的事情交接给蔡薇后,便是随着虞浪,白萌萌他们一起,再度回了圣玄星学府。
在进入到学府后,李洛就感觉到一直紧绷的身体都是悄然的放松了许多,仿佛一来到学府,那种安全感都变强了。
不过他也发现,此次学府内一些高星院的学员,倒是没了往常的那种悠闲模样,而是一个个显得神色凝重,肃然许多。
想来应该是与那“暗窟”有关。
毕竟一旦开启净化任务的话,这些高星院的学员就将会进入到暗窟,到时候有可能会遭遇恐怖的“异类”,那一旦接触,说不得就会出现死伤。
死伤二字看似简单,可如果当死在眼前的是那些朝夕相处的同学时,恐怕当事人的心情将会变得格外的沉痛。
姜青娥,颜灵卿在进入学府后就与李洛一行人分开了,接着其他人也是各自离开,就剩下李洛与白萌萌结伴前往宿舍小楼。
而当两人笑意盈盈,气氛欢快的来到小楼前时,却是见到一道人影坐在楼前的石梯上面,一旁的树荫覆盖过来,将他的身体尽数的笼罩。
一不留神,就会直接将他忽略,然后直接踩过去。
不过好在李洛还是比较细心的发现了他的身影,及时的拉住没留神的白萌萌,同时纳闷的道:“辛符,你没事蹲在这里干什么?看上去…怪可怜的。”
有一种留守儿童的孤独感。
白萌萌这才注意到辛符,连忙道歉:“对不起呀,辛符,我刚才没看见你。”
辛符抬起头,兜帽下似是有幽怨的目光投出来。
李洛看了他一眼,惊讶的道:“你不会假期都待在这里吧?你没找朋友出去玩玩吗?”
辛符默默的低头,他来到圣玄星学府后,说过话的人都屈指可数,有个鬼的朋友啊。
瞧得他这副模样,李洛也就猜了出来,这家伙平常不说话,可能因为自身影相的缘故,总是存在感很弱,让人不经意间就会将其忽略,所以他来到圣玄星学府这段时间,恐怕是没交过什么朋友。
“太惨了。”李洛感叹一声。
白萌萌也是同情的看着辛符,道:“辛符,下次我们出去的时候,一定会带上你的。”
“我之前走的时候其实想叫你的,但是找了一圈没看见你,我就只好走了。”她解释道。
辛符看着白萌萌那纯真甜美的小脸,轻轻的道:“你走的时候我就坐在这里。”
白萌萌笑脸一僵,弱弱的道:“对不起,我真没看见。”
辛符摇摇头,一声轻叹中,带着诸多的心酸。
“哟,都到了啊。”
而就在此时,突然后面有声音传来,三人看去,便是见到郗婵导师走来,她身材高挑,薄纱覆面,倒是显得有种知性的美感。
三人连忙打着招呼。
郗婵导师对着三人点点头,道:“既然都来了,那就开始授课吧,今天有一些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们。”
说完,她便是转身对着她的小院走去,从她的步伐中,李洛同样是感觉到一些肃杀之气,隐隐的已是知晓郗婵导师将要说什么。
多半就是暗窟的事情了。
三人赶紧跟上,随着郗婵导师来到了小院当中那座宽敞的亭子内。
四人席地而坐。
“其实要说的事情,你们或多或少可能都有一些耳闻,就是因为暗窟的事。”郗婵导师没有遮掩,直接开门见山。
接着她又将暗窟的一些信息,初步的说了一遍。
因为已经事先从姜青娥那里知晓了暗窟的存在,所以李洛的神色颇为平静,而白萌萌与辛符就要吃惊许多,特别是白萌萌那白皙的小脸都是微微有些变色,眼中隐隐有着惧色。
他们都没想到,异类竟然与他们如此的接近。
“这个月学府将会开启净化任务,二星院,三星院,四星院的小队都会参与,而且我们接到消息,此次暗窟内的污染变得更为严重,一些外围区域也开始被污染,所以到时候你们一星院的这些紫辉小队,也有可能会被征召。”
郗婵导师的眼神有些严肃,她盯着三人,缓缓道:“征召是强制性,不可拒绝,否则逐出学府。”
“暗窟不仅威胁着圣玄星学府,而一旦真让得暗窟爆发,整个大夏都将会陷入灾难之中,所以不管是为了学府还是为了你们各自的家族,家人,你们也没有逃避的理由。”
李洛三人的神色同样肃然,虽说对于那所谓的“异类”他们同样是感到忌惮惊惧,但能够成为紫辉学员,他们也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所以倒也并没有过于的失态。
“不过一般来说,就算你们被征召进入暗窟执行净化任务,也会安排一些高星院的队伍带领你们,传授你们经验以及保护。”郗婵导师见到三人都没有开口反对,微微点头,算是比较满意。
“导师能跟我们详细说说这异类的信息吗?”李洛沉吟了一下,开口问道。
不管会不会被征召进入暗窟执行净化任务,这异类的信息,他们都必须了解清楚,因为即便现在没遇见,未来,终归会撞见的。
“这些信息,也的确是该告诉你们了。”
郗婵导师颔首,道:“关于异类,此前也与你们说过,那是因为暗世界汇聚了人族的恶念,而异类,则是于这些恶念之中诞生。”
“异类诡异而强横,它们千奇百怪,扭曲可怖,而异类,大致被分为四个等级,蚀级,灾级,毁灭级以及异类王。”
“蚀,代表着侵蚀,蚀级的异类,初步具备着侵蚀人心的力量,因为它们是由无数恶念所化,所以一旦被它们的力量所污染,就会唤起人内心深处的恶念,恶念压制理智,而你的身体,就将会被异类所控制,沦为其所操控的傀儡。”
“这种侵蚀,是异类的标志性力量…在学府这些年对暗窟的净化中,与异类进行了无数次的交手,但其实最终有不少的伤亡,是来自于那些不经意间被恶念所污染的同伴。”
听到这里,即便是李洛,背心都是有着冷汗在冒出来,这异类果然恐怖而诡异,这岂不是与其在搏杀时,还得时刻小心同伴有没有被其勾动内心深处的恶念?
那突然在关键时刻暴刺而来的袭击,足以让人措手不及间,含恨而亡。
“蚀级异类,也被分为白蚀与赤蚀…如此区分,是因为这两者身体所散发出来的恶念会随着加强,渐渐的从白色转化为赤色。”
“白蚀级别的异类,实力大致在相师境第二段左右,而赤蚀级的异类,则是相师境第三段…如果你们去执行净化任务,目标大概率就是这种级别的异类。”
“如此类推,灾级的异类,就相当于拜将境的实力。”
“毁灭级异类,便是我们人族的封侯境强者,这种异类一旦出现,即便是一座繁华城市,都将会被其化为一座死城。”
“至于异类王…”
提起这个层次的异类,就连郗婵导师眼中都是掠过惊惧之色,缓缓道:“真希望我们不会遇见这种级别的异类,因为每一次异类王的出现,都代表着一场真正的灾难,它所拥有的恶念污染,会将一个国家,都化为疯狂,混乱,扭曲之地。”
亭子内一片安静,莫名的寒意让得李洛三人都是打了一个冷战。
虽然郗婵导师没有说明,但显然,如果出现异类王,恐怕就只有人族的称王境强者才能够与其抗衡。
郗婵导师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一般异类都是外形扭曲可怖,不过越是强大的异类,它就会变得与我们人族越来越相似,所以,未来不管是在暗窟还是在其他什么地方,如果你们见到与我们外表一模一样没什么区别的异类…”
郗婵导师眸子中掠过一丝阴霾,手掌不由自主的轻抚着被薄纱覆盖的脸颊,轻声道:“那就赶紧逃吧。”
李洛三人面面相觑,最终老老实实的点点头。
“接下来继续今天的授课吧。”
“至于暗窟中的净化任务,暂时还没传来具体的消息,所以接下来这些天你们可以继续修行。”
郗婵导师轻叹一声。
“希望,不会真的需要你们也出手吧。”
因为一旦到了那一步,说明这一次暗窟内的污染,会变得格外的严重了,那可真的不是什么好消息。

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