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五章 援手

2021年8月26日 更新

    第两百一十五章  援手
“李洛,你没事吧?”吕清儿有些担心的迎上面色苍白的李洛,关切的问道。
望着她那担忧的目光,李洛摆了摆手,苦笑道:“只是尝试治疗王上,把相力耗尽了而已。”
吕清儿心中纳闷,相力枯竭的感觉她也不是没体验过,但可没有像李洛这副大病一场的模样。
不过看起来李洛似乎也没有太大的问题,于是她也就放下了担心。
“鱼会长,李洛今日消耗不小,我们就先回去了。”姜青娥则是对着鱼红溪告辞,毕竟眼下治疗已经结束,再留在这里也没了必要。
鱼红溪微笑着点头:“辛苦了。”
之后姜青娥便是扶着李洛,在吕清儿的目送下,径直出了后院。
在两人离开后不久,长公主,小皇帝也是收拾妥当, 出了房间与鱼红溪寒暄了片刻。
最后,他们也是告辞而去。
随着长公主,小皇帝的离去,这院落的黑暗中,似是有着相力波动散发,一些隐晦的气息,也是随之消失。
鱼红溪望着长公主一行人离去的方向,双目微眯了一下。
“娘,你说李洛的治疗有没有什么效果啊?”吕清儿在一旁轻声问道。
“你在想什么呢…王上的先天缺陷就算是许多擅长治疗的封侯强者都束手无策,李洛一个小小的相师境,即便他拥有着双相,但那种双相与真正的封侯双相比起来,还是差了太多太多。”
鱼红溪习惯性的摇头反对女儿的异想天开,不过说到最后的时候,她细眉突然皱了皱,因为她敏锐的察觉到,长公主先前的表现,虽然表面看不出什么,但身为封侯强者,鱼红溪还是察觉到她离去的脚步显得轻快一些。
那位小皇帝,更是情绪颇为的高涨,与来时的那种模样截然不同。
而能够成为金龙宝行的执掌人,鱼红溪心思显然是极为的细腻,所以她感觉,在这几个小时中,这房间内应该是发生了一些不小的事情。
可是,即便是细腻如她,都是难以猜测到,原本只是来走个过场的李洛,竟然真的有着将王上的先天缺陷治疗成功的可能…

队伍庞大的金黄色车队,于大夏城宽敞的街道上疾驰着,森严的护卫早已清理了街道,畅通无阻。
宽敞的车辇内,小皇帝白净的小脸上布满着激动与欢喜,他拉住长公主的手,激动道:“姐姐,我的病真的有救了吗?!”
“他真的可以治好我?”
直到现在,小皇帝都还感觉到脑子里面嗡嗡的,这个突如其来的惊喜,震得他根本保持不了平常时候的那种平静。
谁都没想到,连那些擅长治疗的封侯强者都无可奈何的先天缺陷,一个相师境的李洛,却是有着治好的可能。
原本他此次出来,只是抱着玩玩的心态,根本就没真指望过那个李洛,可最终却是这么一个结果…这一刻,小皇帝体验到了什么叫做天上掉馅饼。
长公主望着满脸欢喜的小皇帝,脸颊上也是有着笑意浮现出来,她轻轻摸了摸他的脑袋,柔声道:“不是都已经确定过了吗?”
此前李洛曾经给了小皇帝一支由其自身相力凝聚而成的能量液,正好帮病发时的小皇帝缓解了一些状况,当时长公主对此倒是没有太多想,毕竟虽然有点奇怪李洛的能量液能够与小皇帝服用的一些药物有相同的效果,但她只当这是水相的一些治疗效果而已,可现在来看,当时她还是大意了一些。
“可是,可是他怎么能做到的?”小皇帝忍不住的道。
长公主抚摸着小皇帝脑袋的手顿了顿,有点无奈的道:“其实…我现在也感到不可思议,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最后一句话,则是冲着车厢一角的灰衣老人所问。
灰衣老人闻言,沉吟道:“这位李洛少府主的相力,应该是有些特殊…王上的先天缺陷,正常的双相之力应该是难以化解的,但他的相力,却偏偏能够做到,这说明他的相力有着我们所未能发现的特殊性。”
“如果殿下对此有疑虑的话,下次我可以深入的查探一下他的相力,看看究竟有什么古怪。”
长公主想了想,却是摇摇头,道:“没必要,李洛的父母并非寻常封侯,他们的来路也是极为神秘,以他们的手段,留下什么特殊之法导致李洛的相力有所异变这也算是正常,毕竟有一些罕见的天材地宝,的确是拥有着这种能力。”
“而且现在我们与姜青娥,李洛的关系都算是和善,日后还要借助李洛的相力来化解王上的先天缺陷,所以没必要为了搞清楚一些隐秘就破坏了双方好不容易发展的关系。”
长公主冷静的道:“李洛的相力究竟有什么特殊,这跟我们没多大的关系,我们只需要知道,他有很大可能治好王上便可,这一点,才是最重要的。”
灰衣老人闻言,也就点头应下。
“另外,长公主是打算与洛岚府走近一些吗?”灰衣老人再度问道。
长公主轻声道:“我看重姜青娥的潜力…按照我的预测,恐怕不出三年,她很有可能会踏入封侯,那时候,她将会成为大夏最年轻的封侯强者。”
“这是最初的想法,但经过今夜之后,我发现这洛岚府,似乎不止是姜青娥值得我重视,这个李洛,以前倒是在姜青娥的光芒下,被我有些忽视了。”
长公主红唇微掀,丹凤眼中流露着一些饶有兴致:“我倒是真没想到,这个李洛竟然会给我这么大的惊喜。”
“洛岚府如今虽说风雨飘摇,但其实局面正在被姜青娥与李洛渐渐的稳固,如果真再让得他们拖上一些时间,洛岚府的危机,他们未必不能化解。”
“所以,现在的洛岚府,值得我与他们走近一些。”
灰衣老人沉吟道:“但是盯着洛岚府的顶尖势力,可是不少…洛岚府内,李太玄,澹台岚所留下的称王之秘,大夏国内很多封侯强者都有兴趣。”
“而洛岚府的“奇阵”这些年在不断的减弱,前些天中月节,有神秘封侯强者以能量分身闯入其中…”
“这都说明那些盯着洛岚府的势力在蠢蠢欲动,此时殿下与他们走太近,也算是有些冒险,而且往后一旦他们对洛岚府发难,殿下难道真要如同先前所说,对他们施予援手?”
长公主眸光望着车窗外,夜幕笼罩着城市,皎洁的明月倒映在她的眼瞳中,她淡淡的道:“什么事情都要做好取舍,畏首畏尾只会带来更大的麻烦。”
“如果到时候他们真的能够展现出让我惊讶的力量,那么我自然会给予他们真正的帮助,因为他们有这个价值。”
灰衣老人顿了顿,道:“那到时候殿下发现他们并没有展现出你想要看见的力量呢?”
长公主沉默了数息,最终轻叹一声。
“那样的话,洛岚府应是保不住了…”
“我的援手,只能是锦上添花,想要抵御住风暴,还是得依靠他们自身…”

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