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九章 祝煊的要求

2021年8月22日 更新

    第两百零九章  祝煊的要求
当李洛完成小小的突破时,宴会厅内,也是出现了一些骚动,一道道目光惊愕的盯着李洛的身影。
谁都没想到,李洛竟然在此时突破了。
“这混蛋,又是这样!”
都泽北轩面色铁青,有些咬牙切齿,此前在排位战上面时,最后也是李洛临时突破,抵挡住了他们这边的绝杀攻势。
王鹤鸠皱着眉头,道:“还是有点不一样,上一次的突破,李洛是临时起意,但这一次…我感觉他是蓄谋已久。”
都泽红莲也是点点头,道:“李洛此次的突破极为顺利,显然是此前就已经有了突破的预感,但却被他一直故意压制了下来…”
“这小子,还真是狡猾,他难道提前知道鱼红溪会用青风罡来考验吗?”
都泽北轩道:“会不会是吕清儿提前告诉了他?”
“不排除这个可能。”王鹤鸠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李洛是不是提前得到了内幕消息?”
另外一边,长公主也是玩笑着与姜青娥低声说道,显然,她也是察觉出来李洛此次的突破过于的顺理成章。
这显然是蓄谋已久的突破。
姜青娥笑道:“我说不是的话,你信吗?”
长公主轻咬了咬红唇,这个姿态很是有点妩媚感,若是换做一个男子在此,恐怕是会有些热血沸腾,但对于姜青娥而言,则是没什么吸引力。
“如果是其他人这么说,我还真不太信,不过你的话,那就真是不得不信了。”长公主笑道。
姜青娥的性格过于骄傲,她是不屑于去撒谎的,所以她既然这么说了,长公主还真是信了李洛并非是提前知道鱼红溪会如此的考验。
那这么说来,就是李洛自身为此做好的准备。
他的确是不知道鱼红溪会采取什么方式来送出金龙秘钥,但他却暗中的留了一手,如此一来,不管鱼红溪选择了什么方式,他最终都可以有一道出其不意的奇招。
长公主盯着李洛那张好看年轻的脸庞,饶有兴致的笑了笑,这个李洛,似乎与他的父母以及姜青娥,都不太一样呢…
前三者都是璀璨如大日,喜欢以堂皇之势碾压一切,可这李洛,则是擅长韬光养晦,原本你以为他只是在姜青娥的光芒掩盖下不值一提,可不知不觉间,却发现他总是给人带来一些惊喜感。

鱼红溪望着手中青色玉瓶中渐渐减弱的青罡风,再看看那最终抗下了这一波青风罡的李洛,神色平静。
她偏头看了一眼吕清儿,此时的后者,那眼中有掩饰不住的欢喜涌现出来。
鱼红溪心中有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她是真没想到,李洛竟然还藏着这么一手…而身为考验措施的操盘者,她最是清楚,这次的考验方式,她连吕清儿都没提前告诉,就是担心这个女儿直接将消息泄露给李洛。
在她的预测中,她所释放的青罡风,应该是能够刚好将李洛给淘汰的。
但她没想到的是,李洛虽然不知道考验的方式,但还是隐藏了一道奇招…
这是在故意防着她呢?还是无意为之?
鱼红溪深深的看了李洛一眼,这个小子,看似人畜无害,实则很是懂得隐藏自身,李太玄和澹台岚那样的性格,怎么会搞出这么一个与他们截然不同的儿子?
毕竟真要说起性格,明明只是弟子的姜青娥,反而是跟他们两人如出一辙。
当青色玉瓶中的青罡风散尽时,鱼红溪就将其收了起来,然后看向场中站着的四道身影,笑道:“恭喜你们站到了最后。”
她屈指一弹,有四道金光自袖中射出,直接是落向了场中四人。
李洛四人连忙伸手接过,金光化为一枚如金龙般的钥匙,落在他们的手中,触感冰凉,隐隐间散发着奇妙的能量波动。
“金龙道场今年开启的时间会在一个月后,到时你们持着此物来金龙宝行,我会将你们送进金龙道场。”鱼红溪说道。
李洛,祝煊四人皆是点头应下。
“先休息一下吧。”鱼红溪优雅的一笑,同时还吩咐金龙宝行擅长治疗的高手出手为四人治疗伤势以及更换衣衫。
李洛则是婉拒了金龙宝行的治疗师,这些伤势都只是皮外伤,在他自身的治疗下早已痊愈,并没有什么损害。
他去了偏房,重新换了衣衫,片刻后,当他再走出房间时,发现门口处正站着一道人影。
那一头火红的头发,正是祝煊。
李洛看了他一眼,倒没有跟他交流的想法,所以打算直接离去。
不过祝煊却是转身走了过来,刚好挡住了李洛的路线。
“有事?”李洛眉头微挑,问道。
祝煊面庞倒是谈不上多帅气,但眉宇间却带着一种自信以及霸气,想来常年盘踞二星院榜首,也是给他带来了气势上面的加持。
祝煊微微一笑:“李洛学弟,早就有所耳闻了,今日一见,双相果然名不虚传。”
盯着面前的祝煊,李洛笑道:“我想,你在这里等着我,应该不是说这些没什么营养的话的吧?”
祝煊神色诚恳,道:“李洛学弟说的没错,我等你的确是有事,希望你能够同意。”
李洛不置可否:“说说看吧。”
祝煊很坦诚的道:“其实也不是多大的事,这一次我们四人都获得了金龙秘钥,而据说到时候进入金龙道场,或许会是组队的形式,我希望如果到时候吕清儿找你一起的话,你能够推拒一下,因为我想要和她组队一起。”
“这其实也算是鱼会长的一些意愿,她给予过我暗示,而家父也对此很是赞成,我知晓李洛学弟与吕清儿关系颇好,所以如果到时候她找你,你能够推拒,那我会很感谢你。”
他看着李洛,露出笑容:“我们极炎府,也会感谢你。”
李洛神色倒是没有显露多少的意外,显然对此是有一些猜测,他笑了笑说道:“鱼会长的暗示,是不是你会错了意?”
祝煊笑道:“李洛学弟,这不是重点。”
“对于我的请求,我真心希望你能够考虑一下。”
“洛岚府如今的情况,不是特别好,都泽府对你们穷追猛打,已是将你们逼得有些狼狈,而这个时候如果极炎府也是出手的话,我想,这对于洛岚府而言,恐怕是一个灾难性的结果。”祝煊盯着李洛,很是诚恳。
李洛怔了怔,旋即笑道:“你这是在威胁了吧?”
祝煊无奈道:“我只是希望李洛学弟能够好好考虑一下我的提议,我想,举手之劳交一个朋友,你应该不会拒绝的吧?”
“或者还是说,其实你对吕清儿,也怀有什么心思?”
李洛摇摇头,他看着祝煊,竖起两个手指:“我要说两点,第一,极炎府与洛岚府之间,恩怨不比都泽府少多少,你以为极炎府不想趁这个时候对洛岚府落井下石吗?你们很想,只不过你们被金雀府牵制住了而已,所以麻烦不要在这里跟我装你们极炎府是什么大善人。”
“第二,吕清儿是我的朋友,如果到时候她需要我的帮忙的话,我会全力帮助她,你想要让我推拒她…不好意思,你算哪根葱啊?”
李洛望着祝煊脸庞上渐渐收敛的笑容,淡淡道:“而且这种事情,你应该直接去找吕清儿说,如果你真的有诚意,她未必不会考虑,你跑过来用这些听上去就很蠢的筹码跟我谈,你脑子是被火相烧坏了吗?”
祝煊脸上的笑容已经尽数的散去,他盯着李洛看了数息,然后点点头,道:“李洛学弟,比我想象的还要硬气许多啊。”
“行吧,多费唇舌也是无用,希望以后有一天,李洛学弟不要后悔今天的一时意气冲动。”
他摆了摆手,便是直接转身而去。
显然是谈崩了。
李洛倒也没理会这家伙摞下的狠话,极炎府与洛岚府之间的恩怨并不浅,双方根本不可能成为朋友,未来必然会有对上的时候。
只是,洛岚府这些年艰难的时候还少了么。
他心中想着,转身就走,然后刚走两步,就见到在那墙柱后面,吕清儿的眸光正亮晶晶的看着他。

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