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花种

2021年7月3日 更新

    相力树新生区域。
随着诸多新生第一次的修炼渐渐的结束,越来越多惊疑的目光开始投向那一座紫玉叶台,因为到现在为止,只有那里还在顽强的绽放着两色相曦。
秦逐鹿,白豆豆这些顶尖学员的眼中,也是有着愕然在浮现,他们的相曦持续时间,只是十分钟左右,这已经算是比较久了,而且据说当初那姜青娥,也只是持续了二十分钟。
但就是这二十分钟,就让得姜青娥打破了相曦持续时间的记录。
然而眼下,这李洛,竟然也持续到了十八分钟?
难道他还能够追赶上姜青娥不成?
在那诸多有些震动的目光注视下,两分钟时间眨眼即过,二十分钟抵达,但李洛身上散发出来的相曦光芒,依旧还未曾散去。
哗!
有震惊的哗然声开始响起。
李洛的持续时间,竟然真的超越了姜青娥!
要知道,姜青娥可是九品光明相啊!
“这家伙!”
都泽北轩面色阴沉的望着这一幕,眼中有着嫉妒之意,李洛这一次次刷着存在感的行为,实在是让人恼怒。
“这李洛,竟然这么持久的吗…”司秋颖也是美目瞪圆,神色有些复杂的望着李洛身体外的两道相曦,虽然这相曦光芒的璀璨度比不上姜青娥,但是最起码,持久力上面,已经追赶上来了。
这让得司秋颖有点恍惚,当日在大夏城外初见李洛时,她可不觉得这个可恶的家伙能够在圣玄星学府中掀起什么浪花,可显然,她失误了。
这不由得让她想起当日姜青娥的淡淡言语。
姜青娥说,李洛或许会成为圣玄星学府这一届新生第一人。
当时司秋颖对于这话,虽然面上不敢驳斥姜青娥,但心中显然还是不以为然,只是当做姜青娥为了给李洛一些面子。
但现在来看…
司秋颖咬了咬红唇,旋即用力的摇摇头,不可能,李洛打败了都泽北轩的确很难得,但想要成为最强新生,还是差了一些,毕竟那秦逐鹿,王鹤鸠,白豆豆,可都不是善茬。
吕清儿也是在凝望着相曦中李洛的身影,唇角泛起许些的笑意,她喜欢看见李洛展现出他的光芒,技惊四座,引得诸多的震撼。
以前在南风学府,或许是因为那场空相的原因,李洛性格有些变化,不再喜欢显露自己,而是变得低调许多。
吕清儿知道这种变化或许不算什么坏事,但就是偶尔的有着一种细微的心疼之意,在她看来,李洛的优秀不逊色于任何人,即便是…姜青娥。
这么优秀的他,就应该成为那万众瞩目的焦点。
所以,对于李洛在进入到圣玄星学府后这屡屡的耀眼成就,吕清儿一直都是在带着欣喜的默默凝视着。
“卧槽,洛哥牛啊。”
虞浪满脸的感叹,道:“看来圣玄星学府最持久的男人这个称号,非你莫属了。”
他欣慰的点头,打算等事后跟赵阔他们商量一下,打一个最持久的匾额送给李洛,最好挂在他的小楼前,让圣玄星学府所有人都来瞻仰。
诸多新生沸腾热闹,而那五位紫辉导师所在的高台上,倒是颇为的安静,五人皆是没有说话,只是目光盯在李洛的身上。
他们想要看看,李洛究竟能够持续多久。
时间在那众多视线关注下,缓缓流逝。
又是十分钟过去。
但李洛的相曦依然没有停止,直到再一次的十分钟流逝,那两道相曦终于是开始变得淡化起来,最后在那一道道震撼的目光中,徐徐的消散。
至此,相曦持续了四十分钟。
足足是姜青娥的一倍!
嘶嘶!
这片区域,一道道倒吸冷气的声音响起,滋溜,还有人顺带吸了个鼻涕。
这四十分钟,实在是有点震撼感。
这算是圣玄星学府又一个记录了,而且还是将第二名远远的抛之脑后,真不知道未来这个记录究竟有没有可能被打破。
高台上,五位导师沉默了片刻,神色有些复杂惊叹。
郗婵导师眸光明亮,脸颊上覆盖的黑色面纱轻轻动了动,想必黑纱下唇角应该是勾勒了起来,因为这一幕,的确足以让得她感到惊喜。
“看来李洛这双相,还是有些特别的。”郗婵导师淡淡笑道。
沈金霄神色平淡,这个时候说任何的话都是多余的,反而会显得自身失去了气度,所以他只是将手中茶壶最后的茶水倒在杯中,一饮而尽,然后将那口郁气也是吞了下去。
“哈哈,这李洛也是有些意思,虽然相曦光芒不及姜青娥,但这持续力,却是独树一帜,所以这如果要比起来,还真不知道两人究竟谁高一筹。”曹圣笑道。
“这么多年,我也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能够将相曦持续这么久。”弥尔导师也是说道。
“这就是双相的奇特之处吗?可双相也不至于啊。”楚子导师有些纳闷的说道。
李洛的双相品阶不算太高,综合加起来也就相当于八品相,如今的他又没有掌握双相之力,怎么会将相曦持续这么久的?
其他导师也是怀着一些疑惑的摇头,最终只能说可能他们对这种相师境的双相实在是有些不太了解。
“舒服!”
而在那一道道惊叹目光中,李洛则是舒坦的伸了一个懒腰,因为此时的他,浑身上下都是散发着一种罕见的舒适感,仿佛是被泡在天材地宝凝炼的灵水中打磨了筋骨一般。
李洛心神扫了一眼体内的两座相宫,其中的两颗相力种子皆是变得雄浑了一圈,种子上面,有相力痕迹斑驳的涌现出来,星星点点,宛如花斑一般。
这是…花种境。
这一次的相曦,竟然是直接让得李洛从白种境,一步迈入到了花种境,提升不可谓不大。
“所有学员,不可喧哗,相力树每日开启时间有限,抓紧时间修炼。”而在此时,有导师雄浑的声音响起,落在所有学员耳中。
于是那喧哗沸腾就渐渐的安静下来,所有学员赶紧继续修行。
而李洛这边,相曦虽然结束,但他却并未就此退出修炼状态,毕竟眼下还有时间,正该趁着此时状态不错,炼化天地能量稳固自身相力才是正途。
于是他再度闭目修行。
不知不觉,便是三个时辰过去。
待得李洛睁开眼,便是有着嘈杂的声音自四面传来,那是修行时间结束,许多的学员都开始放松起来。
“不错,没白期待。”
李洛忍不住的欢喜,这第一次上树修炼果然好处多多,今日的进展,怕是抵得上平日一两月苦修了。
他站起身来,舒展着身体。
旋即目光便是突然一顿。
他见到,在那不远处的一座紫玉叶台周围,有一些学员围拢,那处紫玉叶台,是吕清儿的位置。
此时的吕清儿应该也是刚刚结束修炼,她光洁清丽的容颜没有什么表情,但了解她性格的人就会知道,一般她这个表情的时候,就是表示心中很烦闷。
而她烦闷的源头,应该就是那站在她身边,摇着碧绿折扇,面带微笑,不断与她在说着什么话的一道人影。
正是王鹤鸠。
李洛眉头轻轻一挑。
虽然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但这也得看当事人的意愿吧,别人愿意当然是佳话,可如果不愿意,你这就是骚扰了。
而从吕清儿的神态来看,她显然是属于后者的。
你这小毒鸟竟然如此明目张胆的去骚扰我的朋友,长这么大,我就没见过你这么嚣张的人。

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