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李洛的建议

2021年6月30日 更新

    李洛在心中给王鹤鸠记了一笔,不过眼下这里新生汇聚,几千人拥挤在一起,他也不好去找吕清儿,所以只能暂时先等等。
咚!
而就在此时,相力树那没入云霄的树顶位置,突然有着悠扬的钟吟声响彻而起。
随着这钟声响起,那相力树树底处,有学府的导师在维持秩序:“所有学员,可以登树了,记得看你们手中铭牌上面的叶台号码,可别上错地方了。”
所有新生翘首以盼,然后满怀着期待,有序的登上了那蜿蜒如巨蟒般的树道,如同蚂蚁爬树般,登梯而行。
李洛等人也是顺着人流一路往上,他们脚踏木梯不断上行,有风声于耳边呼啸,十数分钟后,他们低头一看,脚下的圣玄星学府都是缩小了许多,那种高度,看得人微微有些眩晕感。
登树的阶梯上,不断的有相力树的枝桠延伸而出,分枝上面,一片片闪烁着铜光,银光乃至金光的相力叶交相辉映。
而这些叶台,面积比南风学府的相力树树叶宽敞一倍,即便是隔着一些距离,李洛都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天地能量在以那一片片叶台为中心,不断的汇聚而来。
“当真是奇观。”
李洛对此,只能发出由衷的感叹,这相力树之巍峨,不愧奇观二字,由此可见圣玄星学府底蕴之深,而最可怕的是,一个圣玄星学府,就已是如此的强大,那其后面的所谓学府联盟,又该会是何等的深不可测?
对此,李洛只能说,当真不愧是人族最强势力之一。
而在李洛感叹时,他突然见到前面的人流随着不断的分散,一道熟悉的倩影落入眼中,不是吕清儿还能有谁。
吕清儿身姿窈窕纤细,短裙下的长腿在光洁白丝袜的衬托下,更是显得修长笔直,不过今天她应该是知道要登高,所以此时还将外套解了下来,缠在小腰间,免得走光。
只是如此一来,更是显得整个人青春靓丽,这一路走来,不少学员都是在暗地里打量着。
贴身的短袖衣衫勾勒着玲珑曲线,细腰,翘臀,长腿,再搭着那特有的如雪晶莹般的肌肤,让人感觉似乎进入到圣玄星学府后,她的容颜气质又是有些提升了。
李洛三两步追了上去,笑道:“这不是咱们南风学府走出来的金花吗?”
突然传来的声音,让得吕清儿惊了一下,不过她很快也分辨出了那声音的主人,当即清丽动人的俏脸上就浮现出一抹笑意。
她瞥了李洛一眼,道:“少府主还记得我啊?我还以为有了新同学,你早就将老同学抛之脑后了呢。”
言语间别有意味,那新同学是指谁,不言而喻。
李洛正色道:“胡说,我们之间的情谊,是区区一个新同学能够比得了的吗?”
吕清儿明眸善睐,贝齿咬了下嘴唇,道:“我们之间什么情谊?”
李洛郑重的道:“我们之间的战友情,完全不逊色于虞浪,赵阔,我甚至有一个提议,我们四人组成南风四杰,这样以后别人就不敢来招惹了。”
吕清儿明媚的笑容顿时一僵,咬着牙剐了李洛一眼,然后都懒得再跟他废话,脚步加快,直接上了一处分岔的宽敞树道。
“哼,我到了。”有哼声传入李洛耳中,吕清儿便是顺着树道加快脚步的对着她所在的紫玉叶台而去。
同时心中怒骂:“李洛,你就是个猪头!”
还南风四杰!你们三个人去当南风三傻吧!
“哎…”
李洛望着吕清儿气冲冲离去的身影,有些无奈,他这里还没问那个小毒鸟的事情呢,这怎么就跑了。
“我这南风四杰的提议难道有瑕疵吗?”李洛皱眉,这明明是个很不错的主意啊,以后谁再招惹吕清儿,他们就有足够的理由出头了。
“可能今天她身体不太舒服,等之后找个机会,我再跟她好好说说我这个提议吧…”
李洛摇摇头,然后继续沿着木梯而上,数分钟后,他看见了自己手中铭牌上面的号码方向。
李洛目光顺着那个方向望去,眼中就有着惊叹之色浮现出来。
只见得宽敞的树道一侧,有紫气萦绕,那是一方数丈左右的叶台,叶台散发着紫光,远远看去,仿佛是一方紫玉所化。
天地间的能量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汇聚而来,李洛甚至能够见到在那叶台上,有着淡淡的雾气在流动。
这雾气,乃是天地能量过于浓郁所化。
比起之前见到的金叶台,这紫玉叶台汇聚的天地能量,的确是更上了一个档次。
李洛眼中有垂涎之色涌现出来,他已经是迫不及待的想要体验一下这紫玉叶台的修炼效果了。
不过就当他准备顺着这条树道前往自己的紫玉叶台时,却是见到一个背影挡在了前面。
那黝黑的皮肤,浑身散发的让人心悸的煞气,不用看正面李洛就知道是谁。
秦逐鹿。
李洛咳了一声,身前的秦逐鹿就面无表情的转过头。
“虽然我不知道你站在这里干什么,但是以我的智慧来判断,你可能是找不到自己的紫玉叶台了。”李洛慢慢的说道。
秦逐鹿沉默了一下,将手中的紫色玉牌递了过来。
李洛赶紧道:“我不换了啊!”
秦逐鹿腮帮子鼓了鼓,声音沉闷的道:“帮我看看我的叶台在哪里。”
李洛有点无语,叹了一口气,接过玉牌看了一眼,又看了看树道上面的一些指示牌,最后道:“你沿着这条树道向上再走八个口,然后走右边第三条分枝道,再左拐进去,应该就能看见你的叶台了。”
秦逐鹿沉默了数秒,道:“你带我去吧。”
李洛呆了,然后怒道:“都说这么清楚了,你还找不到?!”
你这个家伙脑子里面是不是只有战斗啊?难道连一点寻路常识都没有的吗?
秦逐鹿接过玉牌,默默低头转身欲走。
李洛见状,是真没脾气了,只能道:“赶紧吧,别浪费时间。”
说着,走到秦逐鹿前面,加快脚步带路。
秦逐鹿赶紧跟上。
李洛带着他前行了数分钟,最后很顺利的找到了秦逐鹿的叶台所在。
“喏,就是这里了。”李洛指了指,转身就走。
秦逐鹿目光看来,迟疑了一下,道:“谢了,你的双相很特别,什么时候跟我打一场吧。”
李洛险些被气乐了,你谢人的方式,就是想把人家打一顿?!
你这个脑回路,很有问题啊!
行行,算我李洛怕了你,以后看见你绕路走!
“我可是谢谢你了。”
李洛没好气的说了一声,然后也不跟他继续废话,迅速的原路返回,回到了自己的紫玉叶台中。
紫玉叶台上,淡淡的雾气流动,进入此间,便是让得人心旷神怡,仿佛体内的相力流动都是开始加快。
在紫玉叶台中央处,有一截木桩,仿佛莲座一般。
李洛在这上面坐下来,渐渐的将心境平复下来,同时眼目开始缓缓的闭拢,对于在这相力树上的第一次修炼,他同样是抱着极大的期待。

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