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各人际遇

2021年6月21日 更新

    当李洛择师结束的同一时刻,在这片山林的某处。
吕清儿雪白肌肤上,已是有毒斑在浮现,那些毒气在她的体内肆虐,造成了极大的痛苦,但她却只是贝齿轻咬红唇,未曾发出丝毫的声音。
在她的对面,王鹤鸠那被冰封的双手,则是在其自身的相力不断冲击下,开始出现消融。
“清儿同学,看来这就是你那寒冰封印的极限了,你这招还真是厉害,如果你相力能够再雄厚一些的话,我今日还真是会被你封印住。”王鹤鸠笑道。
“不过你还是成功的拖延住了我,只是,你觉得拖住了我,那李洛就真的能够挡得住其他人围剿吗?”
吕清儿未曾理会他的话语,因为她的意识在此时开始变得模糊。
不过就当她意识将要陷入黑暗时,突然间有紫光从天而降,只见得两道紫辉光柱落下,出现在了吕清儿与王鹤鸠的面前。
光辉中,有两枚紫色符印。
一枚紫色符印悬浮在吕清儿头顶,紫辉降落下来,在这紫辉照耀下,吕清儿身上的毒斑在迅速的消解,一缕缕碧绿之气,自其头顶升腾而起,随之散去。
王鹤鸠望着面前的紫色符印,弯身一礼,伸手将其接了过来。
不过对于获得紫色符印,他并不感到意外,毕竟以他的天赋与潜力,不愁没有紫辉导师看上他。
只是吕清儿对此,倒是显得有些诧异,毕竟她与王鹤鸠的这场战斗,严格来说她完全不是对方的对手,只是凭借着特殊寒冰封印,这才暂时的限制了对方。
虽然心中惊讶,但吕清儿更多还是欣喜,她接过紫辉符印,轻声道:“多谢老师。”

在那一片狼藉的小森林中。
赵阔,宗赋四人躺在地上,动都不想动弹,之前他们被白豆豆揍了一顿,此时身体都还感觉到阵阵刺痛。
“也不知道虞浪有没有被打死。”赵阔突然感叹一声,有些同情的说道。
不过他们也都知道,打死是不可能的,毕竟择师赛中还有导师时刻在监督,一般不会出现真的死人情况。
但那苦头嘛…怕是不会少吃,那个白豆豆,一看就不是省油的灯,而虞浪那个货又是特别讨打的类型,这撞在白豆豆手里,真是会被锤死一个少一个。
而在他们说话间,突然有着金光于半空中出现,然后急速的落下。
赵阔仰头望着那些落下的金光,道:“我是不是被打到出现幻觉了?我好像看见有金符砸过来。”
其他三人也是躺在地上望着天空,他们保持着沉默,不过沉默仅仅持续了数秒,下一刻他们再顾不得身上的疼痛,猛的弹跳而去,疯一样的抓向那坠落而下的金光。
四人一通乱抢,最后人手拿着一枚金色的符印,满脸的狂喜。
“我们这是被赏赐下金符了?”赵阔激动的道。
宗赋用力的点头,道:“真的是金符,难道我们之前的表现获得了监督导师的认可?!”
其他人都是欣喜若狂,以他们的能力,想要竞争到金符其实还是有一些难度的,特别是赵阔,他的实力与天赋是众人中最低,所以最开始他的目标就是混一个银辉导师就行了,结果眼下,竟然得到了金符?
这显然是大大的出乎了意料。
所以四人抓住金符,皆是兴奋激动。
这顿打,真的是没白挨!

而在小森林的远处。
白豆豆突然有所感应的抬起头,一枚紫光落下,悬浮在了她的面前,她伸手将紫光中的符印取出来,脸颊上也是有着一抹欢喜浮现出来。
“多谢老师。”她恭声说道。
虽然她同样对此不算意外,但总归还是要拿到了符印,才会让人显得踏实。
她将紫色符印打开,只见得上面铭刻着一个“弥”字。
“是弥尔导师?”对于这位紫辉导师,白豆豆自然是有所了解,而且这一位导师也是她最想要的,因为对方同样拥有着风相。
未来如果能够在其指导下修行,必然能够让她的实力迅猛提升。
在白豆豆为得到紫辉符印欢喜时,她突然有些惊愕的见到,又是有着一道紫色光辉对着她所在的方向落了下来。
“这里还有谁?”白豆豆愕然了数息,然后猛的将目光投向那地上昏迷的虞浪。
“难道是这家伙?”
白豆豆感到有些不可思议,这个混蛋无耻又无赖,实力其实挺差的,就他,也能够得到紫辉导师的青睐?
真是太荒唐了吧?!
在她震惊的目光中,紫辉光芒果然是落在了昏迷的虞浪身上,在那紫辉的照耀下,虞浪身躯上的伤势在迅速的恢复,最后他有些茫然的睁开了眼睛。
第一眼,就看见了面前的紫色符印。
虞浪迟疑了三秒,下一瞬,他猛的起身,直接对着紫色符印扑了过去,将其狠狠的压在身下,同时咆哮道:“这是我抢到的!这是我抢到的!”
他抬头,警惕戒备的盯着白豆豆,再次重复:“这是我抢到的!”
白豆豆无语至极,道:“你在着急个什么?它本来就是冲着你来的,没人能抢走。”
虞浪一怔,有些难以置信的道:“冲着我来的?”
“我被紫辉导师看上了?”
白豆豆淡淡的道:“也有可能是哪位紫辉导师搞错了吧。”
虞浪愤怒的道:“不行!既然来都来了,那就是我的,就算搞错了,我也要赖上这位紫辉导师!他要对我负责!”
白豆豆忍不住的拍了拍额头,这人的脸皮真是没谁了。
虞浪取出压住的紫色符印,然后先恭恭敬敬的行了拜师礼,道:“这位导师,我拜师礼都行了,这事情可改不了啊。”
做完这些,他这才取出符印,仔细看了看,问道:“这位弥导师是谁啊?”
白豆豆闻言,顿时一惊,失声道:“什么?你也是弥尔导师?!”
她两步就出现在虞浪身旁,一把夺过他的紫色符印,果然是见到上面铭刻着一个弥字,然后她又是取出自己的符印,对比了一下,两枚符印一模一样。
白豆豆顿时面如死灰。
怎么会这样。
这个无耻的混蛋,竟然跟她是同一个导师?
“咦,你也是啊?这么说以后我们是相同的导师啊?”虞浪凑过来看了一眼,顿时也有些惊讶的道。
白豆豆将紫色符印丢回给虞浪,脚步有些踉跄的坐在一旁的石头上。
这一时间,她简直有了要退师的冲动。
虞浪小心翼翼的收起紫色符印,然后凑到白豆豆身旁,露出笑容的道:“白豆豆同学,听说每位紫辉导师只会收三个学员,所以以后咱们还算是同伴了,还请你多多关照啊。”
“其实对于我的品格,相信在之前你已经有一些了解了,为了朋友,我是一个能够两肋插刀的人,我们以前可能有一些误会,不过没关系,以后我们有的是时间互相了解。”
“不过我在想,当你真正了解我的为人之后,不知道是不是有那么一点可能,把白萌萌介绍…”
白豆豆揉了揉眉心,轻轻的道:“你再说一句话,我可能就会宰了你。”
虞浪瞬间安静了,老老实实在一旁坐下来,然后取出怀中的紫色符印,不断的抚摸,仔细的翻看,满脸的喜悦。
白豆豆捂着脸颊,心中悲叹一声,难道以后,这个无耻啰唆的混蛋,就真的是她的同伴之一了吗?
真是作孽。

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