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铁血虞浪

2021年6月19日 更新

    而当李洛与都泽北轩斗得激烈的时候,在这片山林外围的某处。
此处密林空地中,一片狼藉,一半的地面弥漫着冰霜,而另外一半地面,则是草叶尽数的枯黄下来,生机断绝。
狼藉空地中央处。
两道人影对峙。
吕清儿低头望着自己那修长纤细的双手,此时上面有碧绿的毒气在蔓延,那些毒气迅速的对着她的体内侵蚀而去,化解着其体内的相力,同时造成伤势。
不过对于这一幕,她并没有什么变色惊慌,因为这都是在意料之中。
她不在意的抬起俏脸,望着对面的王鹤鸠,此时的后者,眉头微微皱着,因为在他的双臂上,有冰霜在凝结,几乎是将他双臂冻结起来。
在这种冻结下,王鹤鸠短时间内同样是被限制住了。
“清儿同学,何必如此?”王鹤鸠淡淡的道。
“你这寒冰封印的确很霸道,但只能限制我一段时间,可你为此付出的代价,却是被我的毒相之力所侵蚀,所以最终来说,显然是你更为的吃亏。”
吕清儿清丽的容颜平静不见波澜:“限制你这段时间就足够了。”
王鹤鸠深深的看了吕清儿一眼,道:“值得?”
“虽说学府会帮你化解毒气,但被我的毒气所侵染,即便是清除过程中,你也会受到极大的痛苦,而你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就只是为了延缓我一些时间?”
吕清儿淡声道:“我乐意。”
王鹤鸠看着吕清儿的眼神中,微微有些变化,旋即笑道:“清儿同学,我对你的兴趣,突然变得更加的强烈一些了。”
“你就真的不考虑,和我接触一下吗?”
“我觉得,不论是家世还是自身天赋,潜力,我都比李洛更强一分。”
吕清儿眸光清淡的扫了一眼王鹤鸠,然后在他有些期待的眼神中说道:“可是你又没李洛长得好看。”
王鹤鸠神色顿时僵硬下来。
不是吧?这么肤浅的吗?!

啊!
凄厉的惨叫声响起,虞浪的身体如滚地葫芦般在地上滚了十几米,旋即他鼻青脸肿的爬起来,又要开跑。
不过风声于身后响起,一道劲风直接击中其后背,将他击飞数米。
“把玉佩还给我!”
白豆豆冰冷的声音于后方响起。
虞浪此时已是有些精疲力竭,但他还是抓住玉佩,大吼道:“不给,你有种就打死我!”
白豆豆怒极,直接走上前去,拳脚挥动,一顿暴锤。
“啊!杀人了!”虞浪护住脑袋,放声尖叫。
“你这无赖!”白豆豆气得脸都有些红,她还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皮的人,当即下手也是渐渐的加重。
噗嗤!
虞浪突然一口鲜血喷出,紧接着浑身都开始有着大量的鲜血流淌出来,将身下的地面都染红了。
白豆豆一惊,连忙停了手,虽然她加了几分力气,但不至于打成这样吧?
“你,你没事吧?”白豆豆皱眉,用枪柄捅了捅地上鲜血直流的虞浪。
虞浪身体纹丝不动,如同死鱼一般。
白豆豆弯下身子,想要查看一下这家伙的呼吸。
不过她刚刚弯身,那如死鱼般的虞浪陡然间扑来,如同八爪鱼一般缠住了白豆豆的身体,两人失去平衡,在地面上滚动。
轰!
狂暴的青色相力猛然间自白豆豆体内爆发,宛如飓风横扫,直接将虞浪震飞,撞在了一块大石上面,这次他面色一白,嘴角有一抹殷红血迹流淌下来。
他趴在地上,感觉身体仿佛都是散架了一般。
而前方,白豆豆脸色铁青,她望着衣衫上沾染的血迹,恶心得不行,她是真没想到这虞浪这么无耻。
“我杀了你!”
白豆豆怒极,手中枪芒一扫,闪电般的对着虞浪刺去。
虞浪泪流满面的道:“你杀吧,虽然我家里还有八十岁老母,嗷嗷待哺的十个弟弟妹妹,但我不怕死。”
枪芒停在虞浪眉心处,白豆豆冷笑道:“你八十岁老母还能生这么多,也是真的厉害啊。”
她冷哼一声,枪杆重重的拍在了虞浪抓住玉佩的手腕上,后者惨叫一声,玉佩被他丢了出来。
白豆豆一把抓住玉佩,小心翼翼的搽拭了一下,这才重新挂在了腰间。
“我警告你,敢去招惹我妹妹,我把你剁了喂狗。”她冷冷的瞥了地上连动弹力气都没有的虞浪,道。
说完,便是转身就走。
啪!
不过她刚动,却是感觉一只手掌抓住了她的脚裸处,只见得虞浪用出最后的力气,冲着她咧嘴一笑,满嘴的血迹:“喂,谁允许你走了?”
白豆豆转头,她望着那遍体鳞伤,满身鲜血,但还在试图把她缠在这里的虞浪,一时间有种莫名的心悸感。
眼前这个人,无耻又无赖,但这股韧性,却是让人有点心惊。
“你叫什么名字?”她问道。
“虞浪。”
白豆豆淡淡的道:“虞浪,你这种行为其实很愚蠢,如果是在学府外面,我可能会真的直接杀了你。”
“明明实力跟我差距这么多,还要一次次的挑战我的耐性,你以为你很聪明?”
“你这么做,是为了那个李洛?他值得你这样?人家是洛岚府少府主,你当别人是朋友,别人说不定只是把你当一个可有可无的小弟而已。”
虞浪沉默了一下,咧嘴一笑,露出染着血迹的牙齿:“小娘们,你懂个屁,真以为我所见的所遇的,会比你这世家贵女少吗?”
“当年我爹娘费尽家财,将我送进了南风学府,老子初进学府时,什么都不懂,学什么都不会,导师教的相术也不会,他妈的是李洛一把手一把手的教老子把第一道相术学会,才让我有了在学府中继续待下去的勇气!”
“虽然他当时可能只是一时兴起,但老子就记得这个情,老子就是认他这个朋友!”
“至于他怎么想,关老子屁事?!”
“所以,白豆豆,你今天敢走出这里,老子…”
虞浪眼睛一瞪,厉声道:“老子就死给你看!”
白豆豆:“……”
这人是神经病吧,你死不死关我什么事情?
“滚。”
白豆豆反身一脚将虞浪踢开,不过那力量却是变成了巧劲,免得真的一脚踢死了过去。
虞浪被踢开,又挣扎着身体要去抓白豆豆的脚,同时叫嚣道:“白豆豆,你这个女魔头,你要记得,你刚进圣玄星学府,就害死了一个无辜的同学!”
“我就算死,也要变成孤魂野鬼缠着你。”
“闭嘴!”
白豆豆恼怒的道,旋即她走开几步,在那一旁的青石上坐了下来,冷声道:“现在去还有个屁用,那李洛早就被人收拾掉了。”
“那可不一定。”
虞浪咧嘴一笑,道:“反正我算是尽力了,把你这新生排名第三给缠了下来,嘿嘿,往后应该也算是一段佳话了。”
“换做其他人,你现在恐怕身上连骨头都没几根是好的了。”白豆豆冷笑道。
“你装什么天真善良?你以为我现在身上骨头就好了?”虞浪愤怒道。
这个白豆豆,明明有着那么可爱漂亮的妹妹,为什么她不仅长得只能算清秀,而且还这么的凶残!
白豆豆撇开头,懒得理会他。
那边的虞浪还在嘀嘀咕咕,不过片刻后,白豆豆突然感觉安静了许多,转过头去,就见到那虞浪倒在血泊中,已是昏迷了过去。
她微微沉默,冷哼一声。
“不知天高地厚的混蛋。”

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