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继续战

2021年6月18日 更新

    对于都泽北轩施展的这一道名为“肉身加持”的虎将术,李洛并不算陌生,因为此前他也钻研过,此术最为适合万兽相,因为万兽相本就有着加持肉身,增幅力量的特性,两者配合,威能更是凶猛,所以这一道虎将术是很多身怀万兽相的人必修之术。
所以当李洛见到都泽北轩那膨胀了一圈的身躯时,神色也是变得凝重了许多。
嘭!
都泽北轩眼神有些凶戾得锁定了李洛,脚掌一跺,其身影如虎豹般暴射而出,手中重戟带起尖锐的破风声,直接对着李洛面门暴刺而至。
李洛双刀迎上,体内相力汹涌而动。
铛!
金铁声响起,李洛的身影被震得倒射而退,双臂都是在细微的震颤,那是因为对方重戟上传来的巨力所导致。
这一次的碰撞,他几乎是被全方面的碾压。
他还是有点低估了对方此时的状态有多凶残。
一击震得李洛气血翻涌,那都泽北轩没有再说一句话,而是再度气势汹汹的暴射而至,如暴雨般的攻势将李洛笼罩。
李洛双刀之上,水芒高速流转,刀光仿佛是化为连绵水幕。
铛!铛!
双方闪电般互砍了数十击,李洛被对方那凶悍的攻势逼得不断后退,最终他借助着一道水光魔镜的阻拦,身影跃到了一棵大树树顶上。
手中的双刀直接是在此时组装起来,刀柄兽口互咬,化为了一柄蓝银色的大弓,他闪电般的拉弓开弦,有一道如流光般的光矢在弓弦上成形。
“花里胡哨的东西倒是多,可是没点卵用!”都泽北轩见状,一声冷笑,脚掌一跺,身影对着李洛扑出。
李洛眼神平静的望着那疾冲而来的都泽北轩,弓如满月,下一瞬,扣住弓弦的手指陡然松开。
澜光天流箭!
嗡!
一抹璀璨的流光自半空中划过,其速度快得让人心惊。
而都泽北轩的瞳孔也是在此时陡然一缩,那一箭的速度,太快了,快得甚至连他都是有些措手不及。
不过都泽北轩终归不是师箜,其自身各方面的素质,都要胜过师箜一筹,所以面对着李洛这蓄谋的一击,他虽惊,却并不乱。
手中重戟之上,一波波相力凝聚而至,其上似是有波光粼粼,散发着极为沉重之力。
重戟旋转,宛如风车一般,伴随着相力的涌动,形成了防御屏障。
铛!
流光箭矢射中在那重戟旋转形成的屏障上,有火花溅射,刺耳的声音回荡在这片山林间,气浪滚滚,连旁边的溪流都被卷起了涛浪。
而都泽北轩那重戟旋转形成的屏障,也是在此时陡然一颤,他的面色微微有些变化,因为先前撞击的那一瞬,连带他的脚步,都是被震得后退了一步。
那一箭的穿透力,相当惊人。
“是虎将术?”都泽北轩有些惊疑不定,这道光流的穿透力足以媲美虎将术,但隐隐的,又是有点不太一样的感觉,那是缺乏一些后力。
不过在他心中念头闪动间,立于树顶的李洛,却是眼神冷漠的再度拉弓开弦。
澜光天流箭只是由两道高级相术融合而成,在相力的消耗上面远少于真正的虎将术,所以以他现在这相师境的实力,足以支撑他挥霍一下。
一箭无法穿透都泽北轩的防御,那就两箭,三箭!
嗡!嗡!
两道破风声几乎是同时的响起,紧接着两道流光箭矢从天而降,刁钻狠辣的射向都泽北轩面门与胸口。
都泽北轩面色一沉,相力流动,重戟再度形成了大风车。
铛!铛!
接连两箭射在重戟防御屏障上,那强横的穿透力,直接是将大风车的转速都震得减缓了下来,同时一道破绽也被逼了出来。
嗡!
又一道流光箭矢暴射而至,竟是穿透了重戟防御,对着都泽北轩双腿间的要害射了过去。
这突如其来的狠毒箭矢,让得都泽北轩心头冷汗都被吓了出来,电光火石间,重戟枪柄斜移,将那一道光流箭矢撞得偏移了一下。
光流箭矢自双腿间穿过,虽然落空了,但那裹挟的凌厉劲风,依旧是在都泽北轩双腿间刮出了血痕,一时间有鲜血顺着裤脚流下来,看上去极为的可怖。
感受着双腿间传来的刺痛,都泽北轩心都忍不住的抖了一下,旋即眼中涌上滔天怒火,暴怒的投向李洛。
“你没事吧?需要我帮你治疗一下吗?我是水相,治疗效果很好的。”李洛诚恳的问道。
同时手中弓弦已是拉开,又一道流光箭矢迎面就对着都泽北轩面目射了下去。
“李洛,我弄死你!”
都泽北轩一声厉喝,相力暴涌,重戟枪锋横扫,将那一道流光箭矢硬生生的挡了下来,旋即他突然面庞涨红,嘴巴鼓起,对着李洛所在,陡然张嘴:“吼!”
一道宛如巨兽咆哮般的音波,猛的炸响。
音波冲击,就连李洛都被震得眼神恍惚,弓弦上凝聚的流光箭矢,都是受到影响消散许多。
虽然李洛很快就回过神来,但他第一时间放弃了继续拉弓,而是抬手,数颗水光弹呼啸而出,同时身影急退。
也就是在他退后的那一瞬,凌厉凶狠的重戟化为道道枪影,自下方袭来。
都泽北轩趁着李洛失神的瞬间,发动了反击。
显然,他已经明白了李洛最厉害的手段,就是那速度与穿透力都是极强的箭矢攻势,所以他不会再让对方将他当做靶子来射了。
不过李洛的反应也是极快,抬手间射出的水光弹陡然间爆发出刺目强光,令得都泽北轩攻势微微凝滞了一瞬,而其身影,则是借此飘身而退,落在了溪流之中,脚下有水相之力涌动,踏水滑行。
双手闪电般的拉弓,又是一道流光箭矢直指都泽北轩。
这一套 动作,倒是行云流水般,让人有种赏心悦目之感。
都泽北轩有些恼怒,这李洛实在是太过的滑溜,明明只是相师境第一段下重白种境的实力,却凭借着那古怪的流光箭矢以及反弹水镜,爆发刺目强光的水光弹,硬生生的将战斗拖到现在。
“我看你能射多少次!”
都泽北轩咬牙道,这李洛毕竟只是下重白种境,相力不及他雄厚,时间拖延下去,只要出现破绽,他就能够直接结束战斗。
于是两人的战斗,从地面上战到了溪流中,李洛借助溪流滑水而行,拉开距离,不断的以流光箭矢攻击,而都泽北轩则是在溪流一侧急速追赶,在抵御着李洛的箭矢攻势时,也是在蓄势待发。
在此处不远的一座山峰上,沈金霄负手而立,他神色淡漠的望着溪流间发生的激战,这李洛的持久性,倒是比他想象的要好不少。
不过,到现在为止,李洛并没有展现出太过让人惊艳的潜力,这倒是让得他放心了不少。
一个只能算作中等偏上的学员,即便他是洛岚府少府主,应该也不足以让得其他紫辉导师来拂他的颜面。
“李洛,等你发现最终只能勉强找一个金辉导师的时候,你会明白我赏给你的这道紫辉符印有多么难得的…”
而只要李洛落在他的手中,未来他终归有办法以他为饵,让得姜青娥对他妥协。
他的脸庞上泛起淡淡的笑意,眼神中,却是透着一股灼热。
“青娥,你逃不出我的掌心的。”

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