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鱼红溪,宫鸾羽

2021年6月5日 更新

    突然出现在小男孩身后的面白男子,也是让得都泽北轩面色微变,他能够感觉到这一霎,他仿佛是被一条毒蛇锁定,在后者的手掌擒拿下,他体内的相力都是隐隐的有着凝滞的迹象。
显然,这是一个实力极强的高手。
起码都是天罡将阶。
这是眼前小男孩的护卫吗?这小东西究竟是个什么身份?
都泽北轩心中惊疑,天罡将阶的高手就算是在都泽府中,都拥有着极高的地位,仅次于他的父亲,一般说来,那种高手,连都泽北轩都难以调动,可现在,这小男孩却是能够随身带着一位如此实力的护卫?
在都泽北轩心中惊疑间,那面白无须的男子却是将他的手掌松开,然后淡淡的道:“我家少爷既然拍下了东西,自然不会不给钱。”
李洛在一旁也是有点侧目,这大夏城当真是藏龙卧虎,随便出来一趟,就碰见了一些硬点子。
这个面白无须的男子,一点都不引人注意,但李洛却记起,这个人似乎之前就坐在他们不远处的地方,而且是从一开始就跟着的…
显然,之前那些找寻熊孩子的护卫,只是做做样子,这位真正的护卫,却是时刻都在跟随着,之前没有出现,可能只是为了让这熊孩子玩得尽兴一点。
说不定连他给熊孩子上水影术的一幕,也是被人家看在眼中。
一想到这一点,李洛就忍不住的干咳一声,感觉有点难受。
都泽北轩退后两步,面色阴晴不定,没有再说话,一旁的宁昭也感觉到对方的强硬,心头暗叫一声不妙。
此时,在那后方,有金龙宝行的人急匆匆的跑来,道:“打扰诸位贵客了,鱼会长说了,这几份材料不必收取费用了,诸位玩得尽兴就好。”
有侍从上前,将四份材料恭敬的端给熊孩子。
熊孩子眨巴了两下眼睛,却是感觉有些无聊,摇摇头,声音稚嫩的道:“姐姐说过,不能白拿别人的东西。”
“我不要了,给你吧。”
熊孩子冲着李洛说道,然后就剧烈的咳嗽了几声,小脸添了几分苍白。
“小少爷,咱回吧。”那面白无须的男子弯身说了一声,
熊孩子有些遗憾的点点头,跟着男子转身渐渐离去了。
随着他们的离去,此处的气氛方才渐渐松缓下来,李洛看了看身旁的四份材料,又对着吕清儿道:“这怎么处理?”
“我娘都说了不收取费用了。”吕清儿笑道。
李洛摇摇头,他同样不喜欢白拿东西。
“那就按照之前的底价吧。”吕清儿也明白李洛的心思,想了想,说道。
“那就却之不恭了。”李洛迟疑了一下,最后点了点头,这四份材料对他而言,的确还算是比较关键的。
都泽北轩面无表情的望着这一幕,淡淡的道:“李洛,往后在圣玄星学府,我们还有很多机会,希望你每次都能够这么好运。”
话音落下,直接转身而去。
李洛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叹了一口气,又他妈的想惹我。
上一个逼我的人,现在都不知道能不能进圣玄星学府。
而当这里的热闹散场时,众人都并不知晓,在那金龙宝行的楼顶处,一面水晶玻璃后,有两道人影也是在盯着这里。
那是两个风华极盛的女人。
一位是穿着红裙的美妇,她娇躯修长,玲珑有致,长发盘起,插着一枚鱼形的发钗,气质显得强势而艳丽。
她的容颜与吕清儿略微有几分相似,只是更多了一些成熟风情。
她正是吕清儿的母亲,大夏国金龙宝行总会长,鱼红溪。
“一场闹剧,倒是让得长公主看笑话了。”鱼红溪笑道。
在其身旁,是一名容颜绝美的女子,女子身穿白色衣裙,她长发挽成凤髻,显得尊贵异常,一对丹凤眼颇为的凌厉,高挑的琼鼻,浓密的睫毛,性感的红唇,浑身都是在散发着惊人的魅力。
她的个子也有些高挑,如天鹅般的脖颈下,是相当让人叹服的伟岸胸怀,若是李洛在此的话,恐怕会心中感叹,终于是找到了能够与蔡薇姐媲美的女人。
只不过蔡薇气质过于的娇媚,而眼前的女子,则是尊贵中带着冷厉,让人不敢小觑,同时敬而远之。
而这位女子,身份也极为不一般,她名为宫鸾羽,乃是如今大夏王庭的长公主,也是当今王上的亲姐姐。
老王前些年驾崩,新王上位,然而其年纪太小,所以一切国事,都是摄政亲王统领,而长公主也是在其中分有一些权力,堪称是如今大夏中权势最盛的女人。
另外,她还是圣玄星学府的四星院学员,比起姜青娥,刚好高上一级。
“是小弟胡闹,给鱼会长添麻烦了。”长公主微微一笑,有些歉意的说道。
“王上正是年幼的时候,贪玩一些是常事。”鱼红溪轻笑道。
两人又是说了一些话,最后长公主见到时候差不多了,便是告辞而去。
鱼红溪将长公主送走,又是来到了水晶玻璃前,眸光扫过下方,而当她在见到李洛与吕清儿并肩而行的身影时,眉头便是微微一皱。
“这小子…跟李太玄那混蛋长得可真像。”

在金龙宝行后门处,此处有护卫已是封锁了街道,一辆金黄色的车辇停在其上,周围护卫森严。
长公主走进车辇中,就见到正搓着小脸的熊孩子,在他的面庞上,褪下了一层皮质,紧接着他的面庞就发生了一些变化。
首先是变得更加的白皙,然后竟是显得眉清目秀了起来,乌黑大眼睛亮晶晶的,宛如星辰般。
“姐姐。”他见到长公主,顿时欢喜的叫道。
长公主则是有些严厉的道:“你现在已经是大夏的皇帝,却还如此贪玩,虽然有护卫时刻跟随,但万一出了事怎么办?”
这熊孩子,竟然就是当今大夏的小皇帝,宫景曜。
小皇帝吐了吐舌头,捏着耳朵道:“姐姐,我知道错了。”
长公主这才神色缓和一些,道:“今天怎么回事?”
小皇帝咯咯的笑了起来,将之前发生的事情都给说了一遍。
“哈哈,那个李洛挺好玩的,故意激我跟那都泽北轩抢拍,不过我也装作上当的样子,跟他玩了玩。”
听完小皇帝所说,长公主也是笑了笑,有盛世风华:“那都泽北轩的性格,倒是跟他父亲差不多,睚眦必报…”
“这李洛么,倒是让我有点意外,我以为他会是如姜青娥那般的锋锐,但现在来看,却是显得很是内敛并且滑溜。”
小皇帝告状道:“那家伙也是讨厌,竟然还讹诈了我五千金。”
长公主莞尔,刚要说话,却是见到小皇帝的面色陡然变得苍白起来,呼吸急促间,白皙的小脸上有血纹浮现,看上去有些狰狞。
长公主心头一沉,知晓这是小皇帝的老毛病又犯了,连忙从车厢中取出一支玉瓶,想要取出治疗的丹药,可这一倒,里面却是空空如也。
“药用光了?”长公主丹凤眼中掠过一抹阴沉,她记得之前吩咐过,要时刻准备丹药救急,这些下人,这么没用吗?
“立即回王宫。”长公主喝道。
车辇迅速的移动起来。
长公主抓住小皇帝的一只手,雄浑强横的相力涌动起来,涌入小皇帝体内,帮助他缓解着病发的痛苦。
小皇帝这毛病,从小就落下了,发作时颇为痛苦,眼下药物缺失,就只能硬抗一下了。
小皇帝小脸上的血纹逐渐的浓郁,最后他有些难以忍受了,突然从怀中取出了一支琉璃瓶, 长公主一时不察,就被他将琉璃瓶中的不明液体喝了大半。
不过她很快回过神,急忙一把将那琉璃瓶夺了过来,有些愤怒的道:“这是什么东西?你怎么能乱喝不明之物?”
但她的惊怒很快又止了下来,因为她见到,小皇帝脸庞上的血纹,竟然是在此时隐隐有着退散的迹象。
关键是小皇帝面庞上的扭曲痛苦,也是在一点点的消失。
面对这一幕,绕是长公主定力极好,也是忍不住的有着霎那间的失神。

评论
推荐链接